首页 M吃生活 S吃生活 健康小知识 D哇生活
主页 > M吃生活 >从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大火 探讨媒体现象与科学真实 >

从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大火 探讨媒体现象与科学真实

近年来,从初夏的6月开始,森林火烧新闻常成为世界性的焦点。通常,新闻中的火烧地点都是在北半球温带的美国、加拿大、俄国或地中海型气候的欧洲;当北半球野火季在10月结束后,森林火烧的新闻转为南半球,例如12月左右的澳洲。今(2019)年7月西伯利亚森林大火,3百万公顷森林过火,就是一件典型的夏季野火新闻,但到8月中旬,却被大半位处南半球的巴西亚马逊热带雨林火烧取代,加上名流在社群媒体如推特、脸书上的议论,堪称罕例。每年夏天巴西都会有农民烧垦,为什幺今年特别被关注?
 
未破坏的雨林没有起火今年8月19日,火烧的浓烟飘进了南美最大城圣保罗市,蔽日浓烟让白昼变黄昏,浓烟其实是来自农民引火的农牧场,森林早在几个月前被砍伐了,并非活生生的绿色雨林。热闹的媒体报导与名流议论中,透露了人们关心亚马逊热带雨林的事实,但普遍误解火烧现象与滥用资料,例如法国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说世界上20%的氧气由亚马逊森林提供,亚马逊热带雨林这个「地球之肺」正在燃烧,好似人类即将缺氧。
 
事实上,亚马逊森林光合作用产生的氧气,与呼吸作用消耗的氧气几近相等。另外,网路上疯传的照片更是张冠李戴,媒体也正模糊误导雨林正在燃烧的意象,但这些火烧处其实是已成农场或雨林不久前被砍伐的新垦地。依据全球森林观测(Global Forest Watch)的卫星影像数据,估计目前有20%亚马逊热带雨林遭到毁林(deforestation),也就是说大部分亚马逊热带雨林并没有起火燃烧,但毁林作业目前并没有停止。
 
亚马逊热带雨林五百年来的境遇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森林佔陆域生态系30.17%;若依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的森林分类,热带雨林属于热带湿阔叶林或乾阔叶林,分布在南北纬10度之间,约佔全球森林面积13%,其中南美洲的亚马逊热带雨林最大;而根据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oundation, WWF)的资料指出,亚马逊热带雨林约有670百万公顷,与美国面积差不多大,是当今最重要的森林生态系,其中约60%面积在巴西境内。
 
当葡萄牙人于1500年抵达巴西后,亚马逊热带雨林就注定了被毁林的悲惨命运。最初是巴西红木(Pau-brasil)的大量砍伐,后来是橡胶树(Para Rubber Tree)成为掠夺对象,美国福特汽车公司1934年废弃的橡胶城(Fordlândia),即是毁林纪录之一。时至今日,亚马逊热带雨林还要跟全球化贸易的牛肉、大豆、石油气与矿产竞争生存权,看来这段悲惨命运仍将继续下去。
 
森林火不一定是灾不论是自然如闪电,或人为如纵火等原因,有森林就可能有火烧。地球政策研究院(Earth Policy Institute)统计,全球每年平均有75~820百万公顷森林火烧。人们通常认定所有森林火烧为「森林火灾」,一旦发生必须加以扑灭,是一种负面的灾害想法;然而,生态学的研究中早就发现火与森林关係密切,特别是温带地区的针叶树林,像美国的美国黑松(lodgepolepine)、长叶松(longleaf pine)、红杉(sequoia)及加拿大的云杉(spruce)都靠自然火帮助更新,如果没有自然火,还得使用计画性引火来人为帮助。
 
而这类的树种被称之为「赖火树种(fire dependent species)」,美国国家公园对这类森林甚至执行野火不救政策。台湾虽处亚热带,但分布在中高海拔地区的台湾二叶松也被认为是赖火树种,台中大甲溪上游週期性的有台湾二叶松林火烧,但火的生态功能从未被思考,一概以森林火灾视之处理,造成大量灭火人力、物力的準备与投入。
 
此外,温带针叶树富含油脂,闪电引发火烧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众所周知的热带雨林,是潮湿多雨的阔叶常绿树,虽然有乾季,也不容易发生自然性的火。但亚马逊热带雨林却有传统的垦烧(slash and burn),这是一种符合保育原则的农耕方式,热带雨林的土壤并不肥沃,原住民通常会在乾季前砍伐一小片森林,乾季来临时引火,焚烧后的灰分提供土壤养分,适合种植农作物,耕作几年后,因为土地已再次贫瘠,原住民会放弃这块农作地,搬移到另一个地点,再垦烧一块新农作地,形成像游牧一样的游耕。被废弃的农耕地因为周遭森林种子的进入而有所恢复,也促进了生物多样性健全。这样的游耕在亚马逊热带雨林进行了数千年,是保育与永续生产模式。所以,纵使是没有自然火的热带雨林,在乾季引火垦烧成为传统,也没有人会认为是森林火灾。
 
在全球化与经济开发的商业模式下,农牧矿生产必须大面积砍除森林,以利机械化与长期固定的耕作,最简单的开发方式是乾季垦烧,但这方式却不知不觉从传统的游耕用火,变成破坏森林生态系的森林火灾。在巴西,这样的开垦方式仍被政府允许,也为民众接受,甚至认为是既有文化,这才是今天火烧的实况,也是媒体报导与名流讨论误解的地方。经济发展竞赛必然要毁林才有生产的土地,火不过是这种必然性的工具,如果要谴责护林或救火不力,不如思考经济发展竞赛为何主宰着当今社会。
 
亚马逊热带雨林会消失吗?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曾调查,2001~2012年间亚马逊热带雨林每年毁林平均约1.4百万公顷,总共约17.7百万公顷已转作农、牧和矿场,主要分布在巴西、秘鲁与波利维亚;依此毁林趋势,预估到2030年亚马逊热带雨林约25%会消失。
 
这种趋势会不会像媒体与名流所传播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将消失」呢?根据去(2018)年发表在Nature的一篇研究指出:1982~2016年间全球森林覆盖面积增加了2.24百万平方公里,全球裸露地面减少1.16百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面积为何增加?经济学家提出了所谓U型的开发与保育关係论,亦即初期带来的破坏与汙染会在经济成长后反转改善。
 
2012年发表在《加拿大农业经济》(Canadian Agricultural Economics Society)期刊的一篇研究指出,1972~2003年间全球52个开发中国家人均收入达美金3100元时反转毁林作业为植林恢复,这就是所谓的U型的的开发与保育关係。巴西在2004年人均收入达美金3600元后,毁林面积开始逐年减少,但愿这结果为亚马逊热带雨林悲惨命运带来一丝乐观希望。
 
在争议之后当前巴西的火,虽已投入军队协助灭火,但何时才会熄灭?恐怕要等到11月的雨季来临,因为被认可的垦烧季对已开发或正要开发的农耕地来说所剩时间不多,且媒体关注高峰已过,要烧的地还是要儘速烧。而这场森林火烧,应该已创下南半球在夏季世界性森林火烧新闻的纪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